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换妻之始】
【换妻之始】
               换妻之始
 
  老婆婚前是个时装模特儿,身材修长均匀,三围玲珑有致;如今虽已生儿育 女年近四十,但仍是风韵犹存,引人遐思。她平日个性开朗,待人热诚,因此常 有许多男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和她亲近;不过她外表虽平易近人,内心道德尺度却 严,所以那些个男人大都自讨没趣,铩羽而归。由于结婚已久夫妻性生活益趋平 淡,为了增添情趣,我经常租些A片回家与老婆共赏;但老婆却正经八百,一丝 不茍,完全不肯仿效学习。虽然由她的身体反应,我知道她也兴奋动情,但她就 是死板板的一声不吭,搞得我也意兴阑珊提不起劲来。
 
  同事小王与我交情最好,我们几乎无话不谈。30岁的小王英俊潇洒,泡马 子功夫一流,经常向我炫耀光荣的战绩。
 
  这天我俩聊到换妻的话题,小王突然贼兮兮的道:“老哥,不如咱们来换一 换,你看如何?”
 
  小王的老婆才27岁,奶大腿长,是有名的美女,真要能换,我当然求之不 得,但我那老婆……
 
  想到这,我不禁叹了口气道:“唉!我当然同意,只是我那老婆……难啊… …”
 
  小王一听兴趣可来了,他兴冲冲的道:“我一向很欣赏大嫂,只要老哥你同 意,我老婆就让你先上;至于大嫂,你就交给我好了……”
 
  我一听,竟然有这等好事,当下欣然同意,立即和小王击掌为誓。
 
  小王办事俐落爽快,当天晚上就要我去他家单兵作战。他挤眉弄眼的道: “大哥,我已经跟老婆讲好了,下班你就自个去我家,不过我老婆胃口大得很, 你自己可要多保重啊!”
 
  小王的老婆显然不是初次搞这勾当,她热络的招呼我,态度大方自然。中间 的细节咱们就不提了,直接进入正题。
 
  洗过澡的她,全身香喷喷的寸褛不挂,赤裸裸的歪在床上,骚骚的叫唤: “李大哥,你还发什么楞?人家想你好久了啦!”
 
  我看她那骚样那还忍得住?当下一个饿虎扑羊,便将她压在身下。她全身软 棉棉的就像是蛇一样,扭啊扭的小嘴就凑上我的鸡巴,她轻轻巧巧的那么一舔, 我只觉一阵冷颤,鸡巴立刻硬得如钢似铁,简直破了十年来最佳记录。
 
  俗话说:来而不往非礼也!于是我也拿出看家本领,朝着她阴户就是一阵猛 舔。她被舔得舒服无比,哼哼唧唧,呢呢喃喃,一边浪叫,一边说些淫秽的话语 :“大哥~人家受不了……你快用你的大鸡巴……狠狠的操我这小骚屄嘛!~唉 哟~~快点啦~~”
 
  我一听真是兴奋万分,觉得和她作爱真是过瘾刺激,那像我老婆,简直就跟 木头人一样。我扛起她的大腿,将龟头对准阴户,一家伙就狠命往里面戳。 
  她啊的一声,撒娇道:“哇!你的鸡巴好大,戳死人了啦!讨厌~~也不会 温柔一点。”
 
  我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鸡巴不过普通,但听她睁眼说瞎话,倒也颇能满足 我的虚荣心。于是我拼了老命,快速抽插起来。
 
  小王说得可没错,他老婆胃口很大,简直就是榨汁机。她一路高潮不断,浪 叫到底。我才刚泄,她就含着我的鸡巴猛唆。结果一竿进洞延续成梅开二度,梅 开二度又延续为梅花三弄,梅花三弄又延续为四季发财……当她要求五福临门时, 我垂头丧气,可再也神勇不起来。不过她还挺疼人的,她语带幽怨的道:“李大 哥,你把人家弄得死去活来,怎么现在又不理人?你下面累了难道嘴巴也张不开? 我不管,人家那里好痒,你快帮我舔舔嘛!”唉!长到四十岁,我终于知道,什 么叫男人的悲哀了!
 
  我那天盘肠大战,鬼头鬼脑的小王也没闲着,他还没下班就先打电话连系我 老婆,说有要事相商。老婆平日也知道他与我要好,如今见他神秘兮兮,不禁也 满腹狐疑。
 
  俩人一见面,小王就哭丧着脸说我偷他老婆,老婆一听如遭雷击,整个人傻 愣着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死小王果然是猎艳高手,他唱作俱佳能哭能 笑,唬得老婆一愣一愣的听他摆布。他开车将老婆载到他家巷口,让老婆亲眼看 见我进入他家,老婆气得浑身发抖,他却又反过来安慰老婆。老婆忍不住崩溃了, 趴在他身上哀哀的哭了起来,小王轻抚老婆秀发,温柔的说道:“唉!大嫂!咱 们同是天涯沦落人,找个地方清净一下吧!”
 
  他将车开到郊区人迹罕至之处,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诉说,他是如何的难 过痛心。老婆受他感染也是伤心欲绝痛哭流涕,他趁老婆心神不定之际,不着痕 迹的便将老婆搂在怀里细细抚慰。老于此道的他并不急于侵袭老婆的敏感部位, 只是抚摸头发,将嘴贴近老婆的耳朵轻轻泣诉。越是端庄正经的女人,越受不了 这种若有似无的挑逗,老婆情绪激动之下,竟轻易的让小王侵占了她贞节的嘴唇。 他一边亲吻着老婆,一边施展他的调情密技。他握着老婆的手轻轻搓揉,身体也 紧贴着老婆磨蹭。老婆在他的柔情攻势下,防卫心不知不觉的便消失无形,敏感 的身体也起了异样的反应,她觉得小王好可怜好伤心,她有责任要补偿我的错误, 让小王高兴。
 
  小王的爱抚愈渐露骨,他将手探入老婆裙里,抚摸老婆的私处。老婆蓦然警 觉欲待推开小王,但小王却一反方才的温柔含蓄,呈现出男人的凶猛强悍。他粗 暴的将手指伸入老婆的阴户抠挖,并恨恨地道:“大嫂!对不起,我一定要报复! 他玩我老婆,我就要玩他老婆……大嫂!原谅我!拜托你帮我吧!……”他扯开 老婆的衬衫、胸罩,拉下老婆的裤袜、三角裤,全面展开了攻击。他搓揉老婆丰 满的乳房,吸吮老婆樱桃般的奶头;他粗鲁的扳开老婆的双腿,猛舔老婆的阴户。 老婆一方面觉得内疚,另一方面也感受到异样的刺激,她阴户隐隐骚痒,白嫩嫩 的屁股也开始摇晃;淫水像溃堤般的狂涌而出,老婆的端庄形象彻底受到了考验。 
  小王展开攻坚的行动,他硬梆梆的大老二开始钻探老婆的嫩穴。他的家伙比 我粗一围,长一截,因此一旦进入老婆的身体,老婆立即感受到那种充实饱胀的 快感;她双脚不由自主地翘起,屁股也来回摆动迎合肉棒的冲击。大老二不断深 入老婆阴道,直顶老婆敏感的花心,初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作爱,老婆既感刺激 也觉羞愧,她双眼紧闭,嘴唇微张,忍不住竟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。
 
  小王从我闲聊中知道,老婆作爱时一向都是闷不吭声的,如今见老婆竟被他 搞得哼哼唧唧起来,他心中那股得意可就别提了。其实男人喜欢搞别人老婆,有 一大半原因就是可以从别人老婆身上证明自己的优越性,小王这家伙,可彻底满 足了他骄傲的男性自尊。
 
  那天凌晨三点,小王得意的回来了。他看到我被她老婆整得浑身瘫软,不禁 开怀大笑。
 
  我尴尬的起身穿衣准备回家,小王贼兮兮的道:“大哥,大嫂已被我搞定了! 你回去可别惹她!”
 
  我一听半信半疑,便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他毫不隐瞒,一五一十全说了 出来。这下子可吓得我半死。
 
  我埋怨道:“你这小子怎么这么缺德?竟然说我偷你老婆,要是回去她跟我 算帐,那可怎么得了!”
 
  小王笑道:“大哥你累得腿软,大嫂也不比你好多少,我可是卯足了劲侍候 她……嘿嘿~~你还骗我大嫂性冷感,我看她也不比我老婆差多少嘛!”
 
  我心里突然有股酸酸的滋味,像是吃醋,又像是自卑,反正是非常的不舒服。 
              换妻之始-2
 
  老婆大概真是累坏了,我回到家时竟然听见从不打鼾的她发出均匀的鼾声。 小王虽然说得活灵活现,但我心中还是半信半疑,我悄悄开了床头灯,拉下她的 内裤,准备仔细审视一下老婆的身体。老婆受到灯光的刺激,眉头一皱翻了个身, 但却依然熟睡未醒,我开始进行细部的检查。
 
  他妈的!小王说的一点也不假,老婆嫩白的大腿内侧满是吸吮的紫痕,阴部 也红红肿肿的,显然受到过度的磨擦。
 
  我心中泛起莫名的愤怒,平日一本正经的老婆,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让小王给 搞了!愤怒激发我强烈的情欲,原本过度操劳的弟弟竟然亢奋的又硬了起来,我 不管三七二十一,趴在她身上就开始操她。
 
  老婆嗯了一声,迷迷糊糊的道:“你怎么又要了……人家下面都肿了……唉 哟……好痛啦!”
 
  我越听越火,使的劲就越大,老婆哇的一声痛呼,醒了过来。她一下还没回 过神来,茫然的望着我道:“怎么是你……”
 
  我狠命的大力一顶,怒道:“不是我是谁?”
 
  老婆完全清醒过来,她突然像发疯一般,抖手就是一巴掌,既而大力一推两 脚一踹,就将我踢下了床。我晕头转向还没搞清楚状况,她已飞身扑来又抓又咬, 简直比狮子老虎还凶悍百倍。她一边撕打,一边咒骂,什么不要脸啦……偷人家 老婆啦……害她拿身体还债啦,不一而足。她边哭边打,边骂边咬,我遍体鳞伤 有理说不清,只有等她打累的份。
 
  事后我将实情原原本本的告诉老婆,老婆板着脸毫无表情。
 
  冷战了一个星期后,小王夫妻主动来家拜访。我跟老婆都显得尴尬,小王夫 妻倒是落落大方,他老婆亲热的拉着我老婆进入卧房,我则胆战心惊的轻声埋怨 小王。
 
  小王笑着道:“大哥你放心,我老婆经验丰富,一定能让大嫂改头换面,焕 然一新的。”
 
  一会小王老婆果然笑咪咪的走了出来,她愉快的道:“小王,你进去跟大嫂 赔罪,李大哥就留在客厅,还上次欠我的债。”
 
  我简直不敢相信,会有这种戏剧性的变化。
 
  小王兴冲冲的进入卧房,我则心神不宁的呆站在客厅。小王老婆一瞬间脱了 个精光,蹲下来就为我吹喇叭。我却担心卧室里的老婆,因此始终未能进入状况。 
  小王老婆见我失魂落魄的模样,便拉着我到卧室门边偷窥。
 
  只见小王一边亲吻着老婆的脖颈,一边抚摸她白嫩嫩的大腿,老婆闭着眼直 喘气,竟然一副相当陶醉的模样。
 
  我脑中轰得一声,只觉醋劲翻涌,肝胆欲裂。此时小王老婆温柔的搂着我道 :“李大哥你别难过,初次换妻都有这种感觉,只要一两次后,你就会习惯的。 到时候你看到大嫂和别人好,包准只会兴奋,不会吃醋,我不会骗你的……”她 说完,又开始轻柔的替我吹起喇叭。
 
  当春情荡漾的老婆柔顺的让小王脱下她的三角裤时,我的弟弟突然凶猛地翘 起,几乎撑破了小王老婆的嘴巴。变态的刺激感涌上心头,我粗暴的拉起小王老 婆,直接进入卧室上了大床。
 
  就在小王操我老婆的同时,我在旁边也狠狠操着他的老婆。一切变得如此自 然﹐我们开始互相交换……
 
[ 本帖最后由 akaisuisei 于  编辑 ]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snail928金币 +5转贴分享造福大众,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!